翼に変わる

梦是一种严重的精神疾病。

趁着工桑生日补了boys love

我明白为什么如月x牧生好吃了!这相似到惊人的剧情!(狂喜乱舞

千鸟说只有我懂你的时候我都笑了……

只是没想明白,明明捅刀的地方都一样,为什么零没死如月死了……(。

masa:只有真正的粉丝才能看见我手中的苹果


说起来刚才看46号密室,爱丽丝说认识火村之后晚上再也没睡安稳过…emmmm?

【邱乔】日常之睡衣的故事(上)

转载于 东北哭哭死

东北哭哭死:

OOC飞上天,瞎哔——哔——看一看吧


其实我还没写完,明天继续。


还没开上车,难受——



周末闲来无事,邱非和乔一帆双双摊在家里堕落,正当俩人百无聊赖不停换台时,乔一帆的手机响了。


随手抄过茶几上的手机,乔一帆估计是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手指不断滑动,时不时地还打字像是和人聊天。


看他鼓捣半天,邱非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脑袋凑到他跟前:“干嘛呢。”


乔一帆头都没抬,继续看手机和他说话:“上次去罗辑家看见他睡衣质量不错,问他在哪买的,刚才他把链接发过来了。”


原来是这样……可邱非感觉...

【月贵】王富贵回家之后r18

转载于 东北哭哭死

东北哭哭死:

这就是之前那个,虽然发了两次总违规但是还是想把它发出来,因为写这个真的好累啊而且毕竟是开车处女作处女处女啊啊啊啊


啊——这人生


这破车是时候卖破烂了

【邱乔】日常之睡衣的故事(下)~有rou

转载于 东北哭哭死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千万不要被室友发现你的lof账号

东北哭哭死:

OOC飞上天,瞎哔——哔——看一看吧


前文走着


睡衣的故事上


最后睡衣还是买了,但是过程跟乔一帆预想的不一样。


因为他那天选睡衣实在太过纠结,以致于到最后邱非都看不下去了,开始吐槽他买东西太龟毛。


乔一帆怒,那你倒是自己选啊,不要每次都甩锅给我!


邱非确实是有这个毛病,自打乔一帆给他买了两次东西之后,他买东西就再也不自己买了,为此哪怕上交工资卡也在所不惜。因为乔一帆细致,考虑的又很全面,买什么都比邱非自己瞎买的要好得多,既然能获得更好的生活品质,他乐不得不用操...

突然想起来我很多年前开过的一个原创天坑

妈的吸R比吸孝有趣多了好吗!!

只想抱起R总飞奔【然后被R总打死。

等等这是个不错的脑洞……。


R总我是爱你的呜呜呜

抄完了军理ppt。

想起来老爷子在课上说过的话,我们的语言逻辑和用语环境遭受了“大词”的全方位荼毒。

唐宋元明之代,任何一个接受了完整塾书教育的学生,都可以出口成诵吟诗作对。

现在呢,吟诗太难,反倒是多了些出口便是官话,社主云云,复兴云云了。

这种“大词”的荼毒,毁坏了一个民族对于文字的洞察力与感受力,麻痹了一个民族最广布的神经末梢。

© 翼に変わ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