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に変わる

梦是一种严重的精神疾病。

突然发现这张图。
啊男朋友真好看。

抄完了军理ppt。

想起来老爷子在课上说过的话,我们的语言逻辑和用语环境遭受了“大词”的全方位荼毒。

唐宋元明之代,任何一个接受了完整塾书教育的学生,都可以出口成诵吟诗作对。

现在呢,吟诗太难,反倒是多了些出口便是官话,社主云云,复兴云云了。

这种“大词”的荼毒,毁坏了一个民族对于文字的洞察力与感受力,麻痹了一个民族最广布的神经末梢。

自古红蓝…

写个文查资料时间是写文的三倍……。

まふ颜出了!!!
我天他怎么那么那么可爱!!!

突然想到克苏鲁神话里那个装大脑的金属管子,可以用来写反乌托邦…。

我让你说话你才能说,不让你说你就不能说

码个,改天写

【这人脑子里装的全是那啥盒盒盒盒。】

意味不明的段子一则。
换个号不破坏整齐度。

太宰最蠢的死法不是被卡在木桶里。

有一天太宰遇见了一个有趣的人。
连续地不食不眠而死,可以验证自杀的决心。
弗里德里希如是说。
太宰觉得有道理,吃下了安利并进行了实践。
他在不食不眠的第四十小时决定去泡澡。水温很暖。
于是他睡着了。
睡着的时候迷迷糊糊往下滑进水里,呛醒了。
港口黑手党最年轻干部在自家浴缸溺亡什么的,听起来实在太蠢了点。

© 翼に変わ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