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に変わる

梦是一种严重的精神疾病。

【邱乔】日常之睡衣的故事(上)

转载于 东北哭哭死

东北哭哭死:

OOC飞上天,瞎哔——哔——看一看吧


其实我还没写完,明天继续。


还没开上车,难受——


 


周末闲来无事,邱非和乔一帆双双摊在家里堕落,正当俩人百无聊赖不停换台时,乔一帆的手机响了。


随手抄过茶几上的手机,乔一帆估计是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东西,手指不断滑动,时不时地还打字像是和人聊天。


看他鼓捣半天,邱非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脑袋凑到他跟前:“干嘛呢。”


乔一帆头都没抬,继续看手机和他说话:“上次去罗辑家看见他睡衣质量不错,问他在哪买的,刚才他把链接发过来了。”


原来是这样……可邱非感觉有点不对劲。


“宝贝儿,你怎么在别的男人家里看到了睡衣?”


乔一帆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解释道:“上次去他们家饮料洒我身上,罗辑带我去卧室换衣服无意看见的,再说那回你不也在么?”


哦,这样啊。


虽然没有任何需要吃醋的必要,但是邱非内心依旧有点忧伤。


乔一帆看他表情就知道他脑子里指不定又脑补什么年度大戏,心里发笑,但为了早日建设和谐社会,乔一帆决定还是给惆怅的小同志顺顺毛。


“看把我们邱邱委屈的,来跟哥哥一起看睡衣,有喜欢的哥哥给你买啊。”


“谢谢哥哥,最喜欢哥哥了。”邱非顺势把乔一帆搂在怀里,委屈其实只是玩笑着做做样子,但看到心上人愿意哄着自己,心里甜得不行。


“可是哥哥,我们现在穿的不是挺好的吗?”邱非脑袋架在乔一帆肩膀上,顺着他的话音一口一个“哥哥”,大言不惭地卖萌,似乎要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三百多斤的宝宝。


“我看你的上衣袖口都有点起球了,这个牌子质量不好。”乔一帆既要哄孩子,还要关注生活的细节,也是很辛苦。


正好邱非凑过来,乔一帆索性就让他和自己一起看,之前已经纠结半天了,不如让邱非帮忙参考一下。


乍一看这么多花花绿绿的图片凑一块,邱非突然一阵眩晕,他赶紧制止和图片搭配着的乔一帆的解说,放在一起感觉就像一百个张佳乐加一个黄少天而练就的烦人的终极奥义——瞎眼睛辣耳朵。


“诶诶诶,睡衣的款式什么的没必要纠结吧。穿着舒服就成呗,反正穿上整体什么样你又看不见。”


“我说,”乔一帆看邱非这慌张的样子就感觉好笑,逗弄的心思也起来了,于是抬起头仰视邱非,睁着水润的大眼睛说道,“睡衣,不是穿给自己看的哟。”


……


进入CD般的静默。


过了几秒中邱非才反应过来,现在他的一帆已经可以妖孽到这种程度了吗?


【兴奋地搓搓手.jpg】


“不是穿给自己看的睡衣,那是给谁看,嗯?”他嘴唇贴在乔一帆的耳朵上,声音低沉又性感,像是有电流从耳廓流向全身,让乔一帆整个人都感觉酥酥麻麻的。


“嗯……你猜啊。”乔一帆继续撩拨。


下一秒他已经被邱非掀倒在沙发上,眼看着他不老实的手向不可描述的地方不断前进,乔一帆自知玩大了,抓住那手赶紧告饶:“诶诶诶,现在穿的可不是睡衣啊。”


言下之意:这位壮士,大白天就不要耍流氓了。


邱非怎么可能放过他,他骑在乔一帆身上,双腿夹住他的腰让他动弹不得,低头又轻啄一口身下人的嘴唇,戏谑道:“脱掉现在的衣服,才好换上睡衣啊。”


乔一帆有种被偷了梗的憋屈,又被压得上气儿不接下气儿,连原本占上风的手也被邱非反抓过来举过头顶,憋得眼角红红的,一副被恶霸欺压的小媳妇儿样。


一直以来乔一帆在人前的形象一直是稳重自持的,无论做事还是做人都是滴水不漏,唯有和邱非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才会暴露自己的所有的情感。


眼下这人被压在身下,娇羞又可怜的样子激起了恶霸邱作恶的欲望,他一只手抓住乔一帆两只手腕,另一只手快速地将他身上的T恤衫从下往上脱掉,等脱到手腕处却方向一转,将两边袖子打了个结,于是乔一帆的双手便彻底地被束缚住了。


“你就乖乖从了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邱影帝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飙戏得机会。


“破喉咙破喉咙——”乔一帆也感觉今天邱非戏有点多,但是依然“该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


都快晚节不保了还顾忌着男朋友的戏瘾,请问还有比他乔一帆更敬业的爱人吗?


“哈哈哈哈。”邱非自己都被逗笑了,他只是想开个玩笑,没想到乔一帆这么配合,他俯下身轻轻吻了一下乔一帆的额头,温柔又虔诚,然后注释着爱人亮晶晶的眸子,说:“一帆,全世界我最爱你。”


那么大的世界,只有你愿意包容我可爱的不可爱的一切。因为有你,我才有最温暖的怀抱。


“我也爱你。”乔一帆答道。


“那么全世界最爱我的邱非先生,可以从我身上下来了吗?”


“……能让气氛维持时间长点么?”邱非有点郁闷。


“气氛和让你男朋友活命,选哪个?”


邱非直接躺倒在沙发上,又把乔一帆搂在怀里亲了一口:“当然是两个都要。”


TBC


下文戳这里


是不是有点少,但是我真的尽力了……
这是我今天一天的成果……

热度(59)

  1. 翼に変わる东北哭哭死 转载了此文字
© 翼に変わる | Powered by LOFTER